2009/05/15 (Fri) [鋼鍊]最重要的小事

n511433643_37010_4400.jpg

我並不擁有 [萊.馬斯丹]、[莉莎.褔艾]及其他 [鋼之鍊金術師]角色人物。本故事與荒川宏的[鋼之鍊金術師]漫裡並無直接關連,只是一個漫迷的天馬行空...


最重要的小事

他還是緊緊地握著話筒 –

儘管對方已經如釋重負地掛了線,他仍是死死地緊握著話筒。他想起曾經和他最好的朋友修茲戲言: 有沒有鍊金術能燒死話筒對面的人? 現在萊.馬斯丹上校則在苦苦思量著: 有沒有鍊金術能讓自己穿過電話線到達另一端的她的身邊呢?

他眉頭深鎖,重重地放下話筒,他對電話這回事很敏感。記得修茲死的時候,也是在話線的另一端,但他只聽到透過話筒傳來的詭異氣息卻沒法子看到倒在血泊中的他、沒法子聽到他臨終想要說的話、更沒法子拯救他。

今天晚上也是這樣,他只聽到莉莎因受驚而過份冷漠又焦慮的聲音,卻沒法子看到她的臉容 – 她受了傷嗎? 她被恐嚇了嗎? 誰欺負她了嗎?

他踏出電話亭回到車子上,擠在滿滿的鮮花叢中 --- 玫瑰、梔子花、洋水仙、風信子、波斯菊…芬芳得叫他窒息,他又抬頭望天 – 是個星月交輝的晚上,微風吹來,他對著倒後鏡的自己苦笑: 如此良辰美景﹐他一個人孤伶伶地軒掛著另一個孤獨的人。

把心一橫捨棄了回家的路,他把車子駛往左手邊的一條大街 – 那裡有若干賣家居用品的店。

駛著車子他左右張望著,時值九時,不巧地店舖都關門了。

「還是找不到啊..」他心灰了。

正當他要放棄的時候,他瞥見一家雜貨店的燈還亮著。

「嗨!」看到雜貨店前的老伯正打算關門,萊急忙從車窗伸出頭大喊:「請等一下,先生。」

店主皺著眉:「我要關門了。」

「對不起。」他強行衝進只剩一盞燈的店裡:「給我幾分鐘就可以了。」

雜貨店的老伯看著這個人冒失地衝進店子裡賣飲料的貨架上左看右看,最後拿起了一個一公升玻璃瓶裝的牛奶。

「我要這個。」馬斯丹上校掏出零錢。

「就這樣?」老伯睜大眼睛,這位先生匆匆忙忙就為了買一瓶牛奶。

「呃…是的。」萊有點不好意思:「麻煩你了。」

雜貨店的老伯一邊關門一邊嘀嘀咕咕著為什麼有這種的怪人,半夜三更非要買牛奶不可,同時又看到那位怪人衝上一架塞滿鮮花的車子上,一手開動著車子,另一隻手捧著那一公升的牛奶骨碌骨碌地喝下去。

「就這麼喜歡喝牛奶麼?」

此時,車子已乘著月光絕塵而去。



「咯咯」

「是誰?」一把謹慎的女聲從門後透出。

「中尉﹐是我。」

吱嗄一聲門打開了--「上校你怎麼---」話說到一半,莉莎.福艾中尉就楞住了。

「呃?中尉?」

她忍不住淺淺地笑:「上校,你的唇沾滿了牛奶。」-- 這一刻﹐焰之鍊金術師萊.馬斯丹上校左手著一大束鮮花,右手提著一個牛奶瓶,咀上沾滿了牛奶地站在他前副官的家面前。

他不好意思地說:「中尉妳說家裡沒有花瓶,我替你弄一個回來了。」他微微提高了右手的「花瓶」:「可惜夜已深了,找不到一個像樣的花瓶 – 先用著這個,可以嗎?」

她看到那個牛奶瓶心裡莫明的感動,霎時說不出話來 – 明明只是一句敷衍的說話,這個人非得要那麼認真嗎?

「中尉,」見她沒有作聲,他繼續問道:「妳還好嗎?今天過得好嗎?」

「很好。」快得很的回答,似是排練過般,在他追問前又旋即改變話題:「上校要進來喝杯茶嗎? 順邊清理一下—你的臉。」她又笑了。
「謝謝妳,中尉。」他想,現在他的樣子該是很好笑吧,不然中尉不會笑得這麼開心:「我順便替妳的花瓶裝些許水。」

「你的外衣也濕了,你先脫下來讓我替你清理吧。」她替上校脫掉外衣—那衣領上衣襟上都是牛奶。

「麻煩妳了。」話畢就走進了浴室。

她皺著眉清理他的外衣 --- 怎麼可以弄得這麼髒? 他把牛奶都灌下去嗎? 從不知道他這麼喜歡牛奶的。

「真是的--」她打開上校外衣左邊的暗袋,發現袋中的發火布手套濕了。

「怎麼了?」萊從浴室裡走出來,手上拿著插好了花的「花瓶」。

她沒好氣地拿起沾濕了的手套給他看:「上校,你的手套濕了。」

「呃.. 中尉,」他結巴起來,怎麼整晚他都像傻瓜一樣:「家裡和軍部還有好些後備的--」

「請等一下,上校。」她往衣架上掛著的軍服上翻了翻,從軍服左邊的暗袋裡拿出了一對一模一樣的發火布手套:「請先拿著這個,上校,手套濕掉了你可是會變成無能的。」

鮮有地上校沒因聽到「無能」兩字而臉色大變,反而他靜靜地說:

「中尉,妳還替我帶著後備手套嗎?」

她已經不是他的副官了 – 她是大總統的秘書官,她離他身邊很遠,不用再保護他了。

「嗯。習慣了。」她別過了臉不知為何不想正面望著他深邃的黑眸:「或許又是雨天、或許你弄濕了自己的手套、或許我會幫得上忙。」

他接過手套時彷彿接過的是她的心意,他心裡歉疚著因為自己的無能她和他迫使要分開得這樣遠,暗暗地發誓,不能再讓其他男人搶走伊莉莎伯了。

「謝謝你,中尉。」他以最誠心誠意的聲線對她說:「那麼這一對手套也請妳替我貼身保留著,妳一定幫得上忙。」

「上校,這只是些小事,不必言謝。」她接過他帶來的鮮花:「我該謝謝你為我帶來美麗的鮮花,以及這個—」她的咀角暗暗地勾起一個弧度:「花瓶。」

「這只是小事一椿。」他沒有忽略她那淺淺的微笑,儘管或許她覺得自己是傻瓜而發笑,但他還是豁然開朗:「不過中尉的小事都是我最重要的小事。」

就算他征服滾滾亂世,將來萬人為他寫詩,但幸福卻是此時,提著她的花瓶,看到她的笑。

每個平凡小事,變成永恆故事。



「妳還沒有回答我,這個花瓶還可以嗎?」他試探地問道。

「我很喜歡。」她真心地說:「而我也很高興你來了,今天晚上,你來了。」或許因為不是在軍部裡那上司下屬的稱呼被淡忘、或許真是很高興以至忘了用敬語,但她本來的煩惱、憂戚都因為他的來訪一掃而空,或許她也不想以敬語來劃分這一刻彼此的親密。

「那麼,既然妳有花瓶了,希望我可常常為妳送來鮮花。」他拿起大衣:「我該走了,請保重,我會為妳再找一個美麗的花瓶。」

「不…」她打開門:「這是個值得紀念的花瓶,不用再找了,上校。」

「嗯,也是的。晚安﹐中尉。」

看到她把門輕輕關上後,他把手套輕輕納入掌心中,儘管這對手套看上去和他其餘的手套都一模一樣,儘管那個只是幾先令毫不起眼的隨處可見牛奶瓶,但,都是值得紀念的。

紀念,我們最重要的小事。





後記:

<愛與夢飛行>停滯不前(飛不起來)
還是聽著五月天 <最重要的小事>的時候突然腦裡生出了這樣的甜文來
(會不會太甜了一點?)
文中部份的文字、主題都由這首歌而來。

另外,還是喜歡惡搞一下上校... 明明買個酒瓶就可以了啊(帥很多啊),又或把牛奶倒掉也行(居然要喝光牛奶<-- 你是笨蛋嗎哈哈哈),牛奶倒濕了衣服很笨啊(喂,是誰讓他這樣啦)

附:
<最重要的小事>

歌手:五月天
作曲:瑪莎

填詞:阿信

編曲:五月天

我 走過動盪日子
追過夢的放肆 穿過多少生死
卻 假裝若無其事
穿過半個城市 只想看你樣子

這一刻 最重要的事
是屬於你 最小的事

世界紛紛擾擾喧喧鬧鬧 什麼是真實
為你跌跌撞撞傻傻笑笑 買一杯果汁
就算庸庸碌碌匆匆忙忙 活過一輩子
也要分分秒秒年年日日 全心守護你
最小的事

我 就算壯烈前世
征服滾滾亂世 萬人為我寫詩
而 幸福卻是此時
靜靜幫你提著 哈囉凱蒂袋子

你 笑得像個孩子
每個平凡小事 變成永恆故事

世界紛紛擾擾喧喧鬧鬧 什麼是真實
為你跌跌撞撞傻傻笑笑 買一杯果汁
就算庸庸碌碌匆匆忙忙 活過一輩子
也要分分秒秒年年日日 全心守護你

最重要的事


<鋼鍊>同人 | trackback(0) | comment(7) |


<<一路好走 | TOP | 鋼鍊95話: 我不能失去你啊(灑花)>>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哎呀
用牛奶瓶當花瓶呀XDDDDD

好可愛呀這篇小品>口<

嘛ˇ伊莎殿加油ˇ
小雪我會好好期待紙飛機飛上蒼穹的那一天

2009/05/15 13:55 | 小雪ˇ [ 編輯 ]


Re: 没有输入标题 

謝呀小雪!!

其實我後來再翻看覺得這一篇寫得不太好,尤其是對於莉莎的心理描述,很淺薄。

不過「牛奶瓶x花瓶」這個點子在我腦內榮繞不去,非寫出來不可!!!!~~ (可能就因為太急所以寫得不太好了。)

呵呵,謝謝妳覺得可愛啊~~ 愛與夢飛行會努力的了~~期待小雪下一篇的文啊

2009/05/15 18:27 | 伊莎 [ 編輯 ]


 

大大你好,我是第一次來留言的。
看了大大的文感覺很細膩,牛奶瓶的設定有著笨拙的溫柔,很喜歡這樣的大佐,有著RR特有的味道。^^
請繼續加油,非常期待你的愛與夢飛行。
P.S.能不能請問一下那張圖片的同人漫大大是在哪兒找到的呢?之前因為電腦重灌而把這篇很好看的同人漫丟了。orz

2009/05/16 07:12 | oldmaster [ 編輯 ]


Re: 没有输入标题 

超感激大大~~ 「笨拙的溫柔」--> 對極了就是我想寫感覺
(汗)原來大家都有留意<愛與夢飛行>這篇啊....在下要多加努力了
有空請多來參觀及賜教

這同人漫是我在Facebook 中的一個group裡找到的,Group 的名字叫Of a Colonel and his Lieutenant...

http://www.facebook.com/photo_search.php?page=3&oid=2235996682&aid=-1&auser=&view=all#/group.php?gid=2235996682

找 "Photos"就會有了。

這也是我最喜歡的同人漫之一。超讚的。

2009/05/16 13:22 | 伊莎 [ 編輯 ]


 

喲,在拉下看到小雪的留言前閃過我腦中的詞語也是「可愛」啊 XDDDDDDD
笨笨的羅伊才是莉莎的羅伊,我愛死這種反差 (炸)
我覺得甜度剛好啊,淡淡飄過的幸福,不會太濃稠,我覺得這是他們一直以來的相處方式 =]
至於酒瓶與牛奶瓶... 我覺得羅伊就算有挑選的餘地也不會挑酒瓶耶 XDDDDD (雖然老媽店裡一大堆)
← 直覺他不大喜歡酒,偶爾會敷衍一兩杯倒是可能 (一秒)
牛奶倒濕了衣服很笨啊 +10000 XDDDDDD

2009/05/24 23:23 | 羽卒 [ 編輯 ]


Re: 没有输入标题 

呵呵(奸笑)真的很可愛嗎,很可愛~嗎(某人太高興)
"笨笨的羅伊才是莉莎的羅伊" <--- 還是說,在女王前就繼續無能吧!!!

最近真的很忙呢...連上線的時間都不多,更遑論寫文了(淚) 快埋掉那些坑吧

2009/05/30 17:46 | 伊莎 [ 編輯 ]


等待許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員的許可

2009/09/10 15:47 | [ 編輯 ]


trackback

trackback_url
http://xxxholicc.blog124.fc2.com/tb.php/12-b057e6ef

| TOP |

我在未看鋼鍊前已經叫伊莉莎白了...真的

伊莉莎白

Author:伊莉莎白
跟日本漫畫談愛是最糟糕的事了

一期期地等過程痛苦漫長(鋼錬才一個月一回呵)

搞不好有些開頭畫得很好,但到了中段就亂來... (火影到底在畫甚麼?)

有些更是無限期脫稿...停刊... (Clamp...)

當漫畫接近末聲時就會很傷心

一套漫畫畫完了也會很不捨

花大量的時間/金錢看漫畫,甚至寫同人 

這種事真的比戀愛要痛苦得很

最新文章

Please Leave Your Msg!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最近的心情

想起黃碧雲及佐莎 (說真我想起甚麼也又想起佐莎啦)

「在這難以安身的年代,豈敢奢言愛。」 「生命像一張繁複不堪的葯方,如是二錢,如是一兩」 「生命里面很多事情,沉重婉轉至不可說。我想你明白。正如我想我明白你。」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