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3/14 (Sat) [鋼鍊]半天精華遊

我並不擁有 [萊.馬斯丹]、[莉莎.褔艾]及其他 [鋼之鍊金術師]角色人物。本故事與荒川宏的[鋼之鍊金術師]漫裡並無直接關連,只是一個漫迷的天馬行空...


寫在前面: 因為看了太多網絡上的同人手癢癢寫了這麼一篇,時間定在馬斯丹一干人等還在東部待的日子。

半天精華遊

離伊修巴爾戰爭已經兩年了,東方司令部瀰漫著一片平靜 ---- 不止是平靜,空氣中簡直是一種懶慵,加上盛夏令人心情愉快的陽光和溫度,東方司令部就如一個已嫁作人婦的女士,整天過著無憂無慮的日子。仲夏早晨的陽光和微風啊 --- 這天氣只適合外遊、不適合躲在辦公室內工作啊。

有焰之鍊金術師稱號的萊.馬斯丹上校一邊這樣想著一面在打呵欠。他用左手托著腮、右手則輕輕地提著筆裝模作樣地「批改著」公文 --- 其實只是拿紙和筆在塗鴉。他別過頭望向陽光明媚的窗外 --- 多優美的一個早晨啊。

「上校,」夏卜少尉頷著一口煙走過來,一副「百無聊賴我想聊天」的樣子:「今天晚上有約會嗎?」

「沒有呀 --- 」這副懶洋洋的洋子 --- 真不能叫人相信這個男人信誓旦旦要成為這個國家的大總統…「你有約會嗎,夏卜?」

「呵…」夏卜少尉奸笑著:「今晚上大概可以順利和嘉芺蓮小姐約會了…」

「你是說那個雪堡雨傘店的嘉芺蓮.丹露小姐?」

「呃… 你怎麼…」

「上星期我才和她…」

上校和夏卜少尉就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起城中女孩的事來了,直到一把清脆的女聲打斷了他們 ---

「上校、夏卜少尉,軍部真的這麼清閒嗎?」金髮啡紅眼睛---東方司令部的女皇---褔艾中尉拿著一大疊公文走進辦公室:「少尉,你今天好像要把 “年度募兵進度報告”交給我。而上校,」她皺眉看著他枱上的塗鴉的作品:「剛剛中央的古絲少尉致電,說是你還未交那份 “東部鍊金術師狀況表” ,下官不是三天前整理好並交給你過目嗎?」

「是不是彭尼露古絲少尉,那位說話帶有西部口音而且黑頭髮的…」

「馬斯丹上校--」她打斷他---這是預警,下一聲他聽到的會是槍聲。

「中尉…這大概在我的桌上,我找找看…」上校終於都懂得閉咀了,一早這樣說不就行了嗎? 中尉和少尉都這樣想著。

「請於今天內完成,兩位。」

「是是是…」上校死心不息地要找人聊天:「今天天氣真好呀,中尉。」

「對,可惜今天不是上校的休假,」她也向窗外望了一眼:「不過今天下午是下官的假期。」

「假期?」如夢初醒的聲音。

「上星期你親自批准的,上校。你今早沒有看備忘嗎?」

「呃,是的。」好像是的…

「中尉,今天放假你到那裡去?」少尉突然問。

「沒甚麼,只是約了朋友。」仍然是淡淡然的聲音:「請努力工作。」轉身離開了。

「中尉有約會嗎?」夏卜少尉好奇地問:「星期四下午休假?」

上校仍在苦苦思量,她幹麼要放假?

「有了!」夏卜少尉又奸笑:「我們下午跟蹤她不就一清二楚了嗎?」

這個人居然可以無聊到這個程度…但聽上去也是個不錯的主意,天氣這麼好,躲在辦公室裡實在太對不起這仲夏的好天氣了。

「好主意!少尉!」燃起了焰之鍊金術師精銳的眼神:「不過你不是要交 “年度募兵進度報告”嗎? 反正你都要留在這裡工作,不如就替我找找 那份 “東部鍊金術師狀況表” 吧!」他伸手一指指向那淩亂不堪猶如被黑色疾風號亂竄過的廢紙堆辦公桌。

「甚、甚麼???」

「跟蹤的事交給我好了!」









中尉離開後,馬斯丹上校連忙換上便服跟著她。
她到底要到那裡去呢?

今天是星期四的下午,午飯時間剛過,街道上行人寥落,只有幾許上了年紀的公公婆婆在散步,也有在買日用品的家庭主婦,間中也有一兩個送貨的小伙子騎著單車呼嘯而過。「中尉約了誰呢 ---」上校自言自語。跟著中尉走著走著,原來已轉到喜帖街了,這條街本來有幾家賣喜帖的店,但現已發展成專賣婚宴用品的區域、除了喜帖外,四週都是些婚紗店、首飾店等等。

「嗯?」上校打了一個突: 「為什麼中尉會到喜帖街來呢?」

「莉莎!」這是--- 莉碧卡的聲音:「時間剛好!我們進去吧~」便挽著莉莎的手轉進去雲娜慧禮服店

總不能跟進店裡吧! 萊馬上鑽進了對面的蒂芬妮珠寶店,眼睛緊緊地盯著對面的動靜。

「先生,要看點甚麼嗎?」紅髮的店員問著,他連忙轉過頭來---店員的臉馬上比頭上的紅髮更紅:「萊先生,下午好---」

馬斯丹上校馬上露出了一個迷人的笑容:「呃…小姐---」他帶著詢問的眼神—

「嗯…我是姬蒂、姬蒂.白蘭芝…」

「呃,白蘭芝小姐,麻煩妳…」他想了一想:「我想看耳環---鑽石、珍珠、藍瑪瑙、土耳其石、黃玉,不要綠翡翠--」綠翡翠和她的金髮不太相襯:「對,耳環,也想看看長的流蘇耳環---」好像沒看見她戴過長耳環。「可以拿到這裡給我看嗎?白蘭芝小姐~」他指著落地玻璃窗前的一張長桌:「我想在陽光下慢慢挑。」他再微微地向她展示了如窗外陽光一樣明媚的笑容 --- 以確保店員不會拒絕他任何的要求。

「好的…萊先生。」白蘭芝小姐的臉更加紅了,轉身把店裡的耳環都拿出來。

他托著腮,她和莉碧卡在做甚麼呢?

噢—原來… 一道象牙色的身影一閃,好漂亮的新娘子 : 她身上穿的是低胸無吊帶的緍紗,用絲及喱士配上刺繡、一層又一層的裙擺,長長的拖尾令新娘走路時布料會在地下輕輕地摩莎著,腰間還配一條香檳色的絲帶蝴蝶結,是一襲線條極優美的典雅嫁衣。

他記起了 ---

「上校,下星期四下午我想拿半天假期。」

「嗯? 好的--- 但為什麼呢?」

「莉碧卡要結婚了,我陪她看禮服。」

「哦,好的~。」


對,挑嫁衣嘛! 他實在沒有放在心上。這時,一抺驚艷的淡粉紅亮在他的眼前。

「哇! 莉莎 – 好漂亮呢!」莉碧卡驚呼了一聲,坐在蒂芬妮珠寶店的萊聽不到,但他心裡亦是這樣想著 --- 平常總穿著軍服的中尉今天換上了粉紅色的伴娘禮服! 長身高腰寬吊帶的粉紅長禮服,絲綢的胸口上鑲著一排水鑽碎石,雪紡料子的裙攞非常飄逸,莉莎走路的時候裙攞輕搖---粉紅色襯得她靈動活潑又不失優雅,奢華得低調---不會搶了新娘子的風頭。

「呵呵, 」馬斯丹上校的笑容更為燦爛了,「今天跟蹤她果然沒有錯!」他心裡暗暗高興,同時又有點懊惱 --- 莉碧卡幹嗎不找他做伴郎呢,如果可以和穿上禮服的莉莎…

「萊先生,你的耳環。」店員捧來了一盤子的耳環--- 可是這時他的眼睛都沒法留在亮晶晶的耳環上了,他只是呆呆的看著--- 莉莎和莉碧卡挑著頭飾、禮帽、手套…「她們在說甚麼呢?」他留意著她們嘴唇在猜度她們的對話。

「莉碧卡,妳該襯羽毛禮帽好呢? 還是喱士頭紗?」莉莎拿起禮白色的禮帽套在莉碧卡的頭上。

「莉莎! 妳這身打扮好看極了!」新娘子倒是把注意力放在伴娘身上:「妳當日該放下頭髮還是盤一個髮髻呢?」

「唔…我們先想想妳的髮型吧。」莉莎笑了:「真高興妳出嫁了,艾森先生一定是一位體貼的好丈夫!」

新娘子最高興莫過於聽到別人的稱讚和祝賀﹐她笑靨如花:「莉莎妳甚麼時候才會和馬斯丹上校結婚啊~~」

她垂下頭整理新娘子的緍紗拖尾:「要我嫁那個無能嗎….」

對面的萊打了一個噴嚏: 「唉…都聽不到她們在說甚麼…」他開始挑起耳環來,突然他抬頭揚聲:「白蘭芝小姐--」她連忙走了過來:「我想找一些套裝首飾,耳環配項鍊那種 — 婚禮上用的。可以給我一些建議嗎?」

「是配婚紗,還是晚裝?」

「噢,不 — 是給伴娘用的,襯淡粉紅的禮服。」

「嗯,她長的白晢嗎? 頭髮是甚麼顏色的?」

「紅色眼睛、皮膚很白晢、金頭髮的。」

「嗯!不如試試紅寶石吧!」她很迅速地拿了幾套紅寶石的首飾出來:「紅寶石除了顏色漂亮外,也很有寓意。」

「哦?」

「紅寶石彌漫著一股強烈的生氣和濃艷的色彩,所以以前的人們認為它是不死鳥的化身,它可是象徵勇敢、正直和熱情 --- 在東方的文字中紅寶石(RUBY)的意思就是寶石之王,象徵著永不熄滅的火----」

「不死鳥嗎? 永不熄滅的火? 真有趣。」這很適合哦。

「更重要的是,萊先生--」她調皮地眨了一眨眼:「紅寶石以其瑰麗、清澈、華麗的風姿,被喻為“愛情之石”。送給心儀的女性就對極了。」在東部的女性都打聽過,年輕俊俏的馬斯丹上校身邊可是有一個形影不離的副官﹐而恰巧也是金髮、紅色眼睛的。

「呃…」他趕忙垂下頭挑選首飾好掩飾被人看穿了的尷尬。傷了一會腦筋,他挑了一對拜占庭風格的紅寶耳墜﹐還有同樣式樣的中央紅寶石的十字架墜子項鍊,他喜歡這種皇室的風範–像是女皇的配飾。

「這套好嗎?」他覺得需要一些女性的意見。

「好極了!最適合高貴的女性。」

他看著對面仍在試身的人,突然走向介指飾櫃:「唔…我還想看鑽石介指,求婚用的!」

「哇!!恭喜你了!知道手指的呎寸嗎?」

「七號。」他肯定地回答,她左手無名指的呎寸,他留意很久了。「都不知道她會否答應…」這像是喃喃自語。

「怎會有人拒絕萊先生你呢!」幾乎是衝口而出,卻又不難聽得出聲音中的一絲惋惜:「喜歡梨形、心梨還是…」







馬斯丹上校離開店的時候已經是日暮時分了。禮服店的莉碧卡和莉莎都離開了。

他提著蒂芬妮的紙袋,抬頭望著被晚霞染成黃金色的天空:「甚麼時候送給她好呢 ---」

「馬斯丹上校!」是莉碧嘉的聲音 ----- 糟了!

果然在她身旁的是莉莎 --- 「上校﹐我不記得今天也是你的休假。」冰冷的聲音,他還彷彿聽見槍腔上彈「咔」的聲音 ---

「下午好…兩位…」--- 他急忙想要把蒂芬妮的紙袋藏起來---

「哇!上校---」莉碧卡已經大叫起來:「是蒂. 芬. 妮.哦~ 上校你不是要…」

「莉碧卡!恭喜你要結婚了!」馬斯丹上校連忙盤開了話題。

「謝謝你! 你當日會抽空出席嗎? 莉莎可會當我的伴娘哦!」

「當然,我一定會來觀禮的。」

「太好了,我也要走了。上校,莉莎,街角的蘇怡咖啡廳情調不錯,如果有事情要談的話在那裡就最好不過了。再見了!」莉碧卡眨了眨眼,揮揮手消失在街角中。

「呃…中尉,不如就到蘇怡咖啡廳坐坐吧。」他有擺出那副如陽光段親切的笑容--- 但今次的對像可是東方司令部的女皇莉莎.褔艾--- 她顯然對於這個笑容不為所動:「上校,我們有事情要談嗎? 除了那份下落不明的 “東部鍊金術師狀況表”,我想不起我們還有事要談。」

上校迷人的笑容迅速被涷結了,他期期艾艾地說:「那個嘛…夏卜找到了。」夏卜少尉你一定要給我找到!

「是嗎?」她挑起一條眉,顯然不太相信。

「喝杯咖啡,好嗎?」他深邃的黑瞳誠懇地邀請她。她心裡嘆了一口氣 ---- 沒法子拒絶啊。

坐在咖啡廳裡他仍是非常感謝上天賜給他這麼好的天氣:「中尉你看,今天日暮時分也特別動人。這個星期四的天氣好得教人充滿希望」他滿意地呷了一口黑咖啡。

「是啊,」她放了一粒糖到她的泡沬咖啡中:「這就是上校你蹺班的理由嗎?」

他像想起了甚麼事情般,拿出了結著銀絲帶、綠色的蒂芬妮盒子 --- 「我買了一件禮物給妳。」

她有點遲疑地接過來,輕輕打開 ---

「我想適合妳在莉碧卡的婚宴上使用吧--」

她怔怔地看著,這和她粉紅色的禮服正好相襯,而這亦是她喜歡的拜占庭款式,更重要的是 ----

「是紅寶石呢。」他輕輕地說,似乎能聽到她的心聲:「象徵永不熄滅的火, 還有它是…」

「上校,」她一臉靦腆地打斷他:「這太貴重了—我不能接受。」

「中尉,」他裝出一副很苦惱的樣子:「如果妳不要的話,那怎麼辨呀? 我總不能戴著它們上班吧。」

「但…」她垂下頭暗暗隱藏她嘴邊的笑意。

「如果 -- 」他突然壓低了聲音:「妳覺得不好意思,想要報答我或“等價交換”的話,不如今晚和我約會吧?」

她靜靜地喝了一口咖啡:「上校大概是當軍人當久了,學了恐怖份子的勒索技倆吧。」她沒有說不好-

「莉莎--」他細語:「我知道有一個跳舞的好地方---」

「我必須先回家--」

他失望得如一個雪糕溶掉了但來不及吃的孩子:「莉莎…」

她把蒂芬妮盒子收起:「總得放下這大包小包、換件衣服才能去跳舞吧,上校。謝謝你的禮物了,我很喜歡。」

今天的天氣真是好極了,夜涼如水,星空也特別的明澄,月色下萊和莉莎的華爾茲才剛剛開始。


後記

跳完最後一支舞,馬斯丹上校把褔艾中尉送回家。

「今天謝謝你了,萊。」莉莎打開了家門。

「嗯---」他心裡盤算著,要不要把戒指拿出來呢?

「莉莎---」他伸手要翻衣襟裡的口袋,與此同時莉莎挨近一步,掂高了腳尖,在萊的臉頰上輕吻了一下 –

「晚安,上校。」大門隨即「啪」一聲關上。

萊仍只是楞在門外。

「被她識穿了…」他苦笑著:「等下次機會吧…」


全文完









<鋼鍊>同人 | trackback(0) | comment(0) |


<<[鋼鍊]咒語 | TOP |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trackback

trackback_url
http://xxxholicc.blog124.fc2.com/tb.php/1-7b5a3fe1

| TOP |

我在未看鋼鍊前已經叫伊莉莎白了...真的

伊莉莎白

Author:伊莉莎白
跟日本漫畫談愛是最糟糕的事了

一期期地等過程痛苦漫長(鋼錬才一個月一回呵)

搞不好有些開頭畫得很好,但到了中段就亂來... (火影到底在畫甚麼?)

有些更是無限期脫稿...停刊... (Clamp...)

當漫畫接近末聲時就會很傷心

一套漫畫畫完了也會很不捨

花大量的時間/金錢看漫畫,甚至寫同人 

這種事真的比戀愛要痛苦得很

最新文章

Please Leave Your Msg!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最近的心情

想起黃碧雲及佐莎 (說真我想起甚麼也又想起佐莎啦)

「在這難以安身的年代,豈敢奢言愛。」 「生命像一張繁複不堪的葯方,如是二錢,如是一兩」 「生命里面很多事情,沉重婉轉至不可說。我想你明白。正如我想我明白你。」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