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3/28 (Sat) [鋼錬] 小軼事 -- 生病記

我並不擁有 [萊.馬斯丹]、[莉莎.褔艾]及其他 [鋼之鍊金術師]角色人物。本故事與荒川宏的[鋼之鍊金術師]漫裡並無直接關連,只是一個漫迷的天馬行空...

寫在前面:超級短的文,如標題一般只是小軼事。呵呵,甜蜜的小軼事啊。
<




小軼事 -- 生病記

「褔艾師父,早上好。」萊.馬斯丹大清早就來到褔艾師父的家,他環顧靜悄悄的屋子:「師父,莉莎不在嗎?」

眼睛佈滿紅絲頭髮蓬鬆淩亂的褔艾師父從書堆羊皮紙堆裡抬起頭---顯然是一夜沒睡:「嗯…莉莎!」他大叫了一聲。

沒有回應。


褔艾師父摸了摸自己的後腦:「莉莎跑到那裡呢?我整晚都在做研究…不好意思,萊仔,你可以替我到外面找找她嗎? 我看她只不過在屋子的附近玩。」

黑髮黑瞳的小男孩立時跑了出去,莉莎平日都會在家等他的呵,今早為什麼不見了?

在地窖裡嗎?
沒有。

屋外花叢中嗎?
也沒有。

附近的小森林?
他快速地跑了一遍,也沒有。

他小小的眉頭挑了一下 --- 不會是跑到河邊吧。他沿著河一直向下游跑,褔艾師父的家在山腰上,屋外二百米的地方是一條河流,他們有時會在河流邊玩耍,不過如果一個人玩倒是危險的,那河床很闊,有時河水會湧得頗急,有一次萊不小心絆到,幾乎就被沖到下游,幸好莉莎拉住他…

「最討厭水的了…」他喃喃自語,一面向河的下游跑。

果然---「莉莎!!!!」她倒在河邊,渾身濕透了。

「莉莎!莉莎!莉莎!」他不停地呼喚她的名字:「妳怎麼了?」他抱著她,發覺她在發抖且額頭燙得很。

「萊…」她迷迷糊糊地問:「天亮了嗎?」

他吃了一驚:「妳待在這裡多久? 昨天晚上已經在嗎?」
「嗯…晚飯後…」

「甚麼?」晚上的氣温可是很低的:「妳發燒了。」

「是…嗎? 冷…」

他吃力地背起了莉莎,濕透了的衣服令她比平日更重「好重!」他叫著:「莉莎,先到我的家!」計算路程,回他的家比較快。

「嗯…」她只是發出夢囈一般的聲音。

小小的萊背著冰冷又濕透了的莉莎,氣咻咻跑回家 --- 她幹麼天黑後自己到處跑!

「媽---」還未到家門萊已經竭力地大喊:「媽!快出來。」

基斯蜜夫人跑了下來:「萊仔 --- 不是要到師父家嗎? 哎呀---」她趕緊抱起發高燒的莉莎:「怎麼了!小莉莎?」

「她…她..在…河邊昏倒…」他上氣不接下氣。

基斯蜜夫人把她放在萊的房間裡,「你替她敷毛巾,讓她喝水,我去叫醫生。」

萊連忙把濕冷的毛巾抵住她的額,又托起她的頭餵她喝水。

「萊…這是你的房間?」

「是呀。」

「和爸爸書房氣味好像…」都是火花燃燒的味道、陳舊書本的氣息、粉筆屑在空中飛揚的氣味、還有些許燒焦而發出的焦木味道…

「莉莎--」他一面替她印去臉上的汗珠一面問:「妳為什麼半夜一個人跑到河裡去?」

「我想找媽媽…」她瞇著眼睛說:「我記得她往河的下游去了…」

他的心沉了一沉 – 莉莎的媽媽上星期過身了﹐下葬在河的下游的墳地裡。

「但是找不到路…天又黑了…」仍然是夢囈一般的聲音:「爸爸又不理會我…」褔艾師父只顧做研究,根本沒留意到只有七歲的女兒跑開了。

他突然憐惜她緊握起她的手:「下次不要這樣,不要再跑去找媽媽,因為---」他把那句「她死了」吞了下去:「我會陪妳的,不要一個人去,我陪妳去找她。」

她虛弱地勾起了一個似有沒有的笑容:「你現在會陪著我嗎?」她再用力一點抓緊他溫暖的手掌:「別走。」

「當然了。」他給她一個保證的微笑:「我陪著妳。」




「基斯蜜夫人--」莉莎隔著一扇門說:「是我,莉莎。」

「嗄」的一聲門應聲而開,一個異常魁梧的女子站了出來,用她肥厚又掛滿寶石介指、金銀鐲子的手擁抱著莉莎:「伊莉莎白,妳近來好嗎?」

莉莎苦笑了一下,踏入空無一人的店內脫下了大衣:「其實不太好…夫人妳呢?」

「萊仔也說他不太好--」她在調酒的吧枱倒了二杯咖啡酒:「我嘛,除了有一個不太會照顧自己的兒子外 -- 一切還托賴。」她揚揚手,示意莉莎先喝一杯。

莉莎坐在酒吧前,為自己的杯子加了兩塊冰:「上校他還好嗎?」

「他受不了下雪的濕濕冷冷的天氣,著涼發燒了 --- 睡著了又整晚胡言亂語,吵死了。」她也啜了一口咖啡酒:「又不要看醫生,只嚷著要休息一下就行了,又說要伊莉莎白來看他,自己又不打電話--」基斯密夫人意有所指地嘆了一口氣:「唉,怪不得三十歲人還未娶到妻子。」

莉莎的臉微微地漲紅 – 可能是酒精的關係,又可能不是。「夫人,我可以進去看看他嗎?」

「他睡著了,不過妳也看看他吧~」她指著酒杯架旁的一個簾子。

她掀起了幔子,看見熟睡又毫無防備的馬斯丹上校,不禁失笑 --- 堂堂焰之鍊金術師居然病倒了,還要母親來照顧。她伸手抺去他額上的汗珠,一隻冰冷的水霎時捉住了她。

「上校,你醒過來了。」她沒有挪開手,任由他握著。

「莉莎…」勉強地睜開了眼睛:「我做了一個夢,夢見小時候的妳生病了。」

「嗯…」她倒了一杯水,托起他的頭讓他喝:「是我半夜跑到河邊那次嗎?」

「是啊…我最討厭水的了…」仍然是夢囈一般的聲音:「我不喜歡那條河…」

「上校,你真的不用看醫生嗎?」不停在亂說話,是不是燒昏了頭呢?

「睡醒明天就好~~」他用力了一點緊握她的手:「現在妳會陪著我嗎?別走。」

「當然了,」她給了他一個保證的微笑:「我陪著你。」


<鋼鍊>同人 | trackback(0) | comment(3) |


<<[第四代]0400-0500 | TOP | [鋼鍊]橋‧明月夜>>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這篇很可愛(笑)

『除了有一個不太會照顧自己的兒子外』
『又說要伊莉莎白來看他,自己又不打電話』

想到這兩句話、Christmas夫人的語氣呀....
該怎麼說呢....有著忍不住笑出來的感覺XD

2009/03/29 11:25 | 小雪ˇ [ 編輯 ]


 

老實說我就是很喜歡Christmas夫人呵~這些對白嘛跟她很配。(自己讚自己啦)

對,我自己寫的時候也忍俊不禁,希望再多寫一點Christmas夫人,總覺得她和莉莎是熟稔的。

2009/03/30 00:47 | 伊莎 [ 編輯 ]


 

嗯呀ˇ說的也是>口<

伊莎殿(還是決定跟著小翠這樣叫囉>///<)
該不會也有惡搞羅伊的本質吧XD(炸~)

感覺上Christmas夫人就是這樣的人呀......
對自己的小孩子【刪/】的婚姻【/刪】就是本著看好戲的心態(誤很大XD)

2009/03/31 21:32 | 小雪ˇ [ 編輯 ]


trackback

trackback_url
http://xxxholicc.blog124.fc2.com/tb.php/4-a5c9641a

| TOP |

我在未看鋼鍊前已經叫伊莉莎白了...真的

伊莉莎白

Author:伊莉莎白
跟日本漫畫談愛是最糟糕的事了

一期期地等過程痛苦漫長(鋼錬才一個月一回呵)

搞不好有些開頭畫得很好,但到了中段就亂來... (火影到底在畫甚麼?)

有些更是無限期脫稿...停刊... (Clamp...)

當漫畫接近末聲時就會很傷心

一套漫畫畫完了也會很不捨

花大量的時間/金錢看漫畫,甚至寫同人 

這種事真的比戀愛要痛苦得很

最新文章

Please Leave Your Msg!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最近的心情

想起黃碧雲及佐莎 (說真我想起甚麼也又想起佐莎啦)

「在這難以安身的年代,豈敢奢言愛。」 「生命像一張繁複不堪的葯方,如是二錢,如是一兩」 「生命里面很多事情,沉重婉轉至不可說。我想你明白。正如我想我明白你。」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