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3/29 (Sun) [第四代]0400-0500

這是名為 [第四代]的短篇小說的其中一篇,打算寫10個香港人的故事。他們都是些小人物。生在這個城市中的小人物,本無大事可記。但普通人也有人生的吧,可以記下的就記下。




0400-0500


淩晨四時,他張開了眼睛。

四周是一片黑暗。18塊階磚的唐樓單位密不透風-- 妻總害怕治安不好,堅持每晚都要拉上窗簾、緊閉窗戶才睡。街外的霓虹光管仍在零晨時分荒謬地亮著﹐可是也照不進他的屋間裡頭。

醒來睡不著,他攝手攝腳走下床,生怕驚醒身旁的妻—昨天他又是淩晨四時醒了過來,弄醒了妻﹐她皺起眉,責怪他:「睡得不好也會影響胎兒。」

但今天他還是醒了過來,每晚9時就寢,淩晨4時醒過來也很正常。

他摸黑地走到書桌旁-- 也不大困難,反正屋子只有180呎,床旁邊就是書桌。 他伸手打開電腦,一個咬了一口的蘋果在螢幕上出現,接著看見的是電腦桌面上妻和他的婚紗相,巴黎鐵塔前的妻笑得可真甜蜜,彷彿她真的站在巴黎鐵塔下 – 這裡只是深圳世界之窗。

他開了瀏覽器漫不經心地閱讀著新聞,本市小報的新聞標題都教人輕鬆,「富豪L堅稱: 助手兒子為我親骨肉」、「法國諧星假扮加拿大總理致電美國落選總統」。世界彷彿天下太平 – 大家關心的都只是此等芝麻綠豆小事。

他戴上耳筒,按下「隨機播放」-- 統統都是陌生的古典音樂。突然記起,這是妻上星期買回來的莫札特,她不知從哪裡聽說了多聽古典音樂對未出生的孩子有益,家中從此不再播廣東流行曲,只有莫札特。

也罷,他正想打開財經版看看美國股市,小小的視窗震動了一下,原來是好友雲飛跟他打招呼 : 「淩晨四時還不睡? 明天放假嗎?」

的的搭搭地打著鍵盤 : 「不,睡不著醒來了。你才是一夜沒睡吧。」

「明天趕著把片子交給客戶,通宵趕工。」

「雲飛大導有甚麼新作?」

「有甚麼新作!又不是那些千篇一律的婚禮特輯。現在的婚禮拍攝可不一樣,不止要拍攝晚宴,他們還要把自己的愛情故事加上去,又要外景又要劇本,拍成一套電影似的才滿意。」

雲飛開了一間小小的婚禮拍攝公司,名叫 “World-Famous for 15 minutes”,近年新人結婚都很流行拍一套「愛情故事」在婚禮當日播放,雲飛也忙得不亦樂乎。

「哈哈,生意還算不錯吧?」

「托賴,眼下的人搞婚禮都一擲千金,人人都務求扮演銀幕大明星。」

婚禮嗎… 他想起數月前自己的婚禮。他可沒有一擲千金,再說,他根本就花不起。

和妻結識半年後,她告訴他她懷孕了。看著她歡天喜地的樣子,他不好意思叫她打掉孩子。接著他第一次和妻的家人見面,未來岳父劈頭就問「訂了那家酒店的酒席?」、「你將來的買的單位要在我們的家附近」,他也就不好意思告訴他,其實他根本沒有錢,還只打算租樓住。他把妻帶回家,媽賭氣,飯也不煮,當晚整家人就吃外賣的意大利薄餅,他也就不好意思問父母借錢搞婚禮和交租。

令他感到人間有情的還是財務公司,財務顧問還體貼地向他介紹一系列的「結婚開支計劃」,東賖西借後他在三星級酒店擺了九圍的午宴,是中西合壁的fusion自助餐,一切從簡。他幾個好友捱義氣替他充當司儀、大會攝影—婚禮大部份開支都用在新娘子上—化妝師、禮服、髮飾全都是最好的 – 外父兇巴巴地交帶過,女兒出嫁務必風風光光,可不要教人笑話。

婚禮上的妻,比平日漂亮得多。妻興高采烈地介向他介紹她身旁的星級化妝師、那間LM設計的婚紗和三套晚裝、還有那幾個專程在歐洲訂造的飾物,他盤算了一下,妻身上的衣飾可供他們到歐洲渡蜜月三星期。他突然明白,令女人漂亮的,是金錢,並不是愛情或家庭。

當晚,或許是酒精作祟,或許不是,他拿著咪高峰,有點激動地說了很多,他真摰地剖白了他對妻的愛意,他向所有賓客承諾,他會一輩子照顧他,因為他愛她。那是一番激動人心的說話 – 後來他有過這樣的念頭— 那番說話,那麼重,那麼動容,只不過是想要說服自己 – 我愛的是我的妻,這一切並非源自責任,並非源自恐懼,這一切,都是愛。

儘管三星級酒店燈光有點昏暗,台上他握緊妻的手的時候,他還是看見主家席上母親板著的臉孔,外父煩躁的臉容,他還彷彿聽見女眷們的訕笑,以及遠方一眾好友的嘆息。

婚宴結束,他與妻和賓客逐一握手道別,賓客中不乏他的大學同學,其中一位還緊握他的手,笑意盈盈地說:「真羨慕你,才畢業兩年已經成家。」

才兩年嗎? 頃刻他的笑容凝住,為什麼覺得一切彷彿都完了?

小小的窗格又閃起上來,雲飛在跟他說話。
「嫂子還好嗎? 預產期是何時? 男還是女?」
「她很好,超聲波顯示這一胎是男的。」
「哈哈,一索得男! 滿月酒可別忘了我!」
他心又離了一下,對,還有滿月酒。

又是雲飛:「星期五晚我們會去酒吧,晚上10時,威廉、菲比他們都會到,說是賀菲比新店開張。」

「新店?」

「對,她開了一片時裝店。」

「真了不起。」

「是呀,你有空嗎?」

晚上十時.. 他該是在睡夢中,婚後與妻一起住,他每晚9時就要上床就寢。他敢說過去這廿多年他從來沒有這麼規律過。他想和妻晚上看電影,但她總是興致缺缺的。他約妻下班後去吃火鍋,她總是堅持要和他一道回娘家吃 「街外的東西沒營養。」 每晚吃過飯,他們步行回家,然後準時9時正上床睡。有一次,他加班後和同事到灣仔吃大閘蟿,抵家時已十一時多。妻正在沙發上等他 – 正確一點來說,妻正在沙發上哭泣—質問他為什麼不回來陪她。他又是哄又是賠罪,折騰了一個多小時妻才肯上床就寢。自此以後,他不敢再在晚上離家外出。

「星期五有約呢,不能來。」網上聊天只有啪啪啪啪的文字,沒有感情,雲飛該看不出他的心虛。

「又不能來!」

「有約嘛!」

雲飛扮了一個鬼臉 ---網上聊天只有啪啪啪啪的符號,沒有感情,他幻想云雲飛或許在另一邊嘲笑著他。

「要剪片,再聊吧。」

雲飛一走,他又無聊起來。

淩晨五時,太陽還沒有出來,再過兩個小時鬧鐘才會響。

他在想,該想些法子睡得沉點,總不成每天四時起床無所事事。他看著呼吸起伏有致睡得安詳的妻,如果我和你一樣,能一覺睡到天明,你說多好。

想不到有怎樣打發時間,他攝手攝腳,睡回妻的身邊。牆上的時針分針告訴他現在是清晨5時。突然他想起,以前在大學宿舍裡,總是清晨4,5點才睡。喝酒、打電玩、打麻雀,年輕人的生活是在晚上九時後才開始的。

青春,居然在轉眼間開到荼靡。

他合上眼,淩晨5時進入了他的夢鄉。

[原創短篇]第四代 | trackback(0) | comment(0) |


<<西部片大好! 男人的浪漫![風麈三俠決戰地獄門]Kimchi Western | TOP | [鋼錬] 小軼事 -- 生病記>>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trackback

trackback_url
http://xxxholicc.blog124.fc2.com/tb.php/5-6cb6b70e

| TOP |

我在未看鋼鍊前已經叫伊莉莎白了...真的

伊莉莎白

Author:伊莉莎白
跟日本漫畫談愛是最糟糕的事了

一期期地等過程痛苦漫長(鋼錬才一個月一回呵)

搞不好有些開頭畫得很好,但到了中段就亂來... (火影到底在畫甚麼?)

有些更是無限期脫稿...停刊... (Clamp...)

當漫畫接近末聲時就會很傷心

一套漫畫畫完了也會很不捨

花大量的時間/金錢看漫畫,甚至寫同人 

這種事真的比戀愛要痛苦得很

最新文章

Please Leave Your Msg!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最近的心情

想起黃碧雲及佐莎 (說真我想起甚麼也又想起佐莎啦)

「在這難以安身的年代,豈敢奢言愛。」 「生命像一張繁複不堪的葯方,如是二錢,如是一兩」 「生命里面很多事情,沉重婉轉至不可說。我想你明白。正如我想我明白你。」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訪客